<track id="9pptt"></track>

      <address id="9pptt"><ruby id="9pptt"><strike id="9pptt"></strike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9pptt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pptt"><ruby id="9pptt"><strike id="9pptt"></strike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p id="9pptt"><strike id="9pptt"></strike></p>

                您好,歡迎來到華源醫藥網! [登錄] [免費注冊]
                音樂小圖標 誠可感天 作詞-王軍  劉家成  作曲:徐遠航  演唱-廖晶(廖導) 播放 暫停 下載 試聽

                華源醫藥網

                研究開發

                過度囤積炒作,三七爛市的教訓還不夠嗎?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天地云圖中藥產業大數據作者:未知時間:2022-08-24
                 從2020年開始,受社會需求拉動,中藥材原料消耗速度明顯加快,大部分品種因為社會儲備量不足,迎來行情上漲。究其原因,一部分是因供求矛盾,另一部分則是由于資本炒作引起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本期,天地云圖中藥大數據平臺以三七為例,淺析中藥材過度囤積炒作行為,會給產業發展帶來哪些隱患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1、兩次歷史天價,三七生產無序擴張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圖1:1985.01-2022.07三七中藥材價格圖(規格:120頭)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從價格變化看,高價過后的低迷行情仍在持續。1985-2022年,三七行情經歷過3個重要階段: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階段(1985-1988年):計劃經濟時期,三七原料因產能不足,迎來第一次歷史天價,從1985年的255元(公斤價,下同)上漲至1988年290元,漲幅16%。持續4年的高價,帶動產區進入第一次生產大擴張,低迷行情也隨之到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階段(1989-2013年):進入市場經濟,三七行情長期低迷,但在干旱、減產、資本的作用下,迎來第二次天價。1989-2009年,三七行情處于歷史低迷期,市場價格在40-200元來回震蕩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0-2013年,云南持續性干旱、主產區連續多年減產、外圍資本開始主動介入,三七價格迎來上升期,從200元快速攀升至800元。15年間,三七價格從最低40元上漲至最高800元,價格翻了20倍,復合增長達到22.11%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生產大擴張隨之開始,三七種植生產以主產區為核心,快速向周邊市縣以及省份蔓延,從種植規模、產能規模以及產區分布看,此輪擴張堪稱歷史之最,對后市的影響也更為深遠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階段(2014-2022年):高峰之后,三七行情再次進入漫長低迷期。2014-2015年,三七價格呈斷崖式下跌,從800元快速回落至110元,降幅86.25%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6-2017年,由于前期價格快速回落,各方開始積極補貨,行情迎來反彈,價格從110元上漲至270元,漲幅145.45%。2018-2022年,三七進入庫存消化期,同時價格仍在不斷走低,價格從270元下滑至100元,跌幅62.69%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第二階段的高價刺激生產無序擴張,導致部分副產區的種植面積甚至遠超主產區。目前三七100元左右的價位對于傳統種植戶來說仍有較大利潤空間,但對包地種植戶來說,利潤甚微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2、產區外延,副產區變主產區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圖2:云南省三七產區演變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表1:國內三七資源分布情況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從產區分布看,三七種植產區外延,種植面積明顯擴增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云南文山原來是三七的主產區,因植株存在連茬種植障礙,再加上2009-2012年第二輪高價的刺激,三七種植開始向紅河州的建水、蒙自、瀘西、彌勒、屏邊等市縣轉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近幾年的生產發展,紅河州的三七產量已占三七總產量的50%左右,成為新晉的最大主產區。而曲靖中南部各縣的三七產量也不容小視,雖然當地是各家各戶用自有地塊種植,少有承包大戶,但產量也占到全國總產量的35%-40%,成為三七種植的第二大產區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文山由于歷史原因及品牌效應,其三七的集散地和交易市場的地位仍不可替代。而安徽、廣東、四川、湖南、福建、江西、湖北、浙江等地,在三七高價期開始引種,整體產能已占到了10%-15%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3、生產實體數量先增后降,未來不容樂觀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圖3:2010-2022年7月云南省生產實體變化情況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從生產實體看,2014-2022年,三七生產實體數量不斷減少。2010-2014年,三七的高價成為生產實體快速增長的原動力,數量從18家快速增長至585家,增長了30多倍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而隨著三七價格的下跌,2014-2021月,三七生產實體數量從585家銳減至278家,降幅52.48%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22年7月,云南省的三七生產實體僅有28家,預計到今年年底三七生產實體在60家左右,與2011年持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0-2022年7月,我國累計三七生產實體數量3268家,而注銷的實體總數也高達1347家,占比41.22%。面對三七生產實體的不斷減少,其未來生產整體情況不容樂觀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4、產能過剩,土地資源過度消耗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三七生長的獨特性和種植的集中性,全國90%以上的商品三七來自云南省,主產于瀘西(紅河州)、丘北(文山州)、蒙自(紅河州)、硯山(文山州)、文山(文山州)、石屏(紅河州)、馬關(文山州)、彌勒(紅河州)、西疇(文山州)9大縣域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三七植株生長普遍存在連作障礙,種植過三七的土壤需間隔8-10年才能再次種植,因此適合三七的未開發土地會越來越少。同時,因2020版《中國藥典》中,三七的檢測標準明顯提高,優質三七越來越稀缺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三七的歷史天價,無疑將適合三七種植的未開發土地提前消耗,不僅產能嚴重過剩,而且還造成土地資源的嚴重浪費,為未來三七的種植和品質提升埋下隱患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05、建立綜合調控機制,“熨平”價格波動周期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通過三七的案例,我們發現,中藥材過度囤積炒作會帶來以下后果:一方面,中藥材整體供過于求,庫存豐厚,大小倉庫存滿貨物;另一方面,中藥材價格連續上漲,生產企業、中醫診所等需求端已不堪重負,并已明顯影響到民眾和海外對中藥消費的熱情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天地云圖中藥產業大數據平臺通過多渠道監控發現,2021年上半年,國內中藥飲片、電商渠道和出口渠道對中藥材原料的消費,分別下降1.03%、2.36%和3.14%,中藥材消費“有價無市”現象非常明顯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我平臺建議: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1、穩定主糧價格是解決中藥材行情波動的根本途徑  糧食價格會直接影響中藥材價格,進而影響中藥材種植面積。糧食價格才是影響中藥材生產積極性的根本原因,給予糧食價格合理定位,控制主糧價格過快上漲,才是解決中藥材生產和價格大上大下的根本途徑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2、結合中醫藥產業特色,降低藥典含量及其它標準 2020年,按照新藥典標準,丹參主產區山東全境產出的丹參,其丹參酮含量都極難合格;而國內超過六成甚至更多的黨參、當歸、連翹、酸棗仁、淫羊藿和黃芪原料,同樣因為有效含量或農殘因素,無法通過新藥典標準。僅剩下的合格藥材,行情暴漲已成必然,從而拉動相關飲片、中成藥價格再次大幅上行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建議國家相關機構在制定各項標準時,應結合中醫臨床實際需求和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,不可無限拔高門檻,以免出現生產源頭無法保障供應的局面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3、“政府+社會”共同參與,盡快建立中藥產業大數據監測平臺  接下來的中藥材生產,將面臨兩大風險:一是由于政策和生產慣性影響,中藥材生產的盲目和無序狀態仍將持續,供給短缺和過剩交相出現;二是新冠疫情造成的相關中藥材生產階段性失衡,刺激疫情相關中藥的原料價格暴漲、生產擴張,但疫情一旦遏制,板藍根、廣藿香、金銀花等抗疫品種又會出現生產的嚴重過剩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依托中藥材基地共建共享聯盟、中藥協會相關機構和各家平臺,盡快建立中藥產業大數據監測平臺,監控生產面積、生產成本、流通渠道、需求量變化和未來趨勢等,科學指導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4、市場之手和政策調控相結合,保障中藥材穩定有序供應  對中藥材價格和種植面積的調控,一是應盡可能以市場為主體進行調節,特別是針對疫情品種啟動戰略儲備(可委托龍頭生產基地或企業完成);二是配套服務體系的完善,但要盡可能避免直接資金扶持種植或擴大生產,以免擾亂市場經濟規律。


                熱門標簽:

                行業資訊

                好大好紧好湿好硬视频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9pptt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pptt"><ruby id="9pptt"><strike id="9pptt"></strike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pptt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pptt"><ruby id="9pptt"><strike id="9pptt"></strike></ruby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9pptt"><strike id="9pptt"></strike></p>